<p id="pdall"><strong id="pdall"><div id="pdall"></div></strong></p>
<acronym id="pdall"><label id="pdall"></label></acronym>

<td id="pdall"></td>
  • <track id="pdall"></track>

      <td id="pdall"></td>

      <table id="pdall"><strike id="pdall"></strike></table>

      <table id="pdall"></table>
      <track id="pdall"></track>

        <object id="pdall"><strong id="pdall"><address id="pdall"></address></strong></object>
      1. 熱搜詞:榮威  上汽  比亞迪  Smart  寶駿  傳祺  寶馬  上汽大通  新科  旅行 

        當前位置: 首頁 » 汽車 » 法規服務 » 正文

        “國六b”倒計時,汽車廠家怎么走?

        發布日期:2023-05-19  來源:界面新聞  瀏覽次數:6078
         近日,五部門發布《關于實施汽車國六排放標準有關事宜的公告》,自今年7月1日起,全國范圍全面實施國六排放標準6b階段,禁止生產、進口、銷售不符合國六排放標準6b階段的汽車。至此,“國六b”的靴子徹底落地。

          與此同時,該項政策還是展現了“人情味”的一面。針對部分實際行駛污染物排放試驗(即RDE試驗)報告結果為“僅監測”等輕型汽車國六b車型,公告明確給予半年銷售過渡期,允許銷售至2023年12月31日。也就是說, “國六b非RDE車型”獲得了長達半年的銷售緩沖期。

          這項“史上最嚴”的排放標準在業內引起了廣泛的討論,回想起2019年國五向國六a切換時,直接加速了眾泰為代表的弱勢燃油車品牌的離場。

          國六b是否也會帶來如此強烈催化效應?今年年初汽車行業轟轟烈烈的“價格戰”會不會因為靴子的落地而再次出現?車市物語特邀驅動領域專業人士執筆,以從業者的角度,分析國六b對汽車行業帶來的影響。

          本期作者:青云(化名),985機械電子專業畢業,曾就職于上汽大眾驅動系統研發部門,現就職于國內一線新勢力整車廠,在汽車發動機、三電熱管理領域有十年工作經驗。

          國六b的具體標準可參照下圖,與國五排放標準限值相比,國6b標準的一氧化碳和非甲烷烴限值分別下降了50%、49%,氮氧化物和PM細顆粒物限值下降了42%,相比國六a階段部分數據提升了近一倍。

        “國六b”倒計時,汽車廠家怎么走?

          與歐標歐六標準相比,“國六b”階段的排放限值甚至比歐六的標準更高,每個指標都比歐六更嚴苛,從以前的借鑒跟隨歐標轉變為領先歐標,可以說是全球范圍內最嚴的排放標準之一。

          此外,國六標準新增RDE測試,國六b正式實施RDE測試。RDE(Real Driving Emission),即實際行駛排放測試,指的是測試車輛在實際使用條件下的排放情況。在此前排放標準中的測試為“I型排放試驗”,往往在實驗室的特定環境中進行。而國六排放標準中新增了“Ⅱ型排放試驗”,即RDE考察的是車輛在實際運行過程中的真實排放情況,要求包括市區、市郊、高速3種工況。國六a階段中RDE僅監測并報告結果,國六b正式實施RDE測試。所以,RDE測試對零部件廠商和主機廠均提出了更高要求。

          雖然說國六b的排放標準非常嚴苛,但是整體來看,此輪國六b的實施對汽車行業和整車廠來說實質性影響有限,主要原因如下:

          1)調整窗口期長,重點區域早已提前切換完成:國六政策(國六a、國六b)最早于2016年發布,2023年7月才開始實施國六b,中間調整的窗口期近7年時間,跟國五切國六a 3年的過渡時間相比(國五在2017年1月1日正式實施,2019年7月1日燃氣車執行“國六a”階段排放標準),該調整時間非常長。此外,部分地區選擇跳過國六a,提前執行國六b標準,見下圖:如北京市公交、環衛車輛自2019年7月起執行國6b標準,其余車輛推遲到2020年1月執行;深圳市汽油車自2019年7月起執行國6b標準;上海、天津、廣東輕型車自2019年7月起執行國6b標準。重點發達地區提前執行國六b標準,有利于緩解政策正式實施時的行業壓力。

        “國六b”倒計時,汽車廠家怎么走?

          2)經歷了國五切國六a的陣痛,車企提前布局:2019年7月起,多地開始實施國六a標準,行業切換不及時受到較大影響:2019 Q2行業明顯下滑:4-6月乘用車批發量同比分別-19.4%/-18.8%/-11.7%,直至年末銷量同比才重新轉正增長。所以經歷了國五切國六a的陣痛,通過吸取上次排放升級的轉換經驗,也可以提前布局并把負面影響降到最低。

          通過調研,國內主流車企如大眾、通用、奔馳、寶馬、沃爾沃、廣汽、吉利、長城等車企都已經完成國六b的切換,其中很多車企更是直接從國五切換到了國六b,因此此次切換對這些車企沒有實質性的影響。

          3)非國六b車型進入“甩庫”階段?

          3月30日,中國汽車流通協會聯合部分主機廠召開國六B切換情況座談會,根據本次會議,當時,國六b非RDE車型大約還有200萬庫存未消化,因此參會企業建議國家給予6-12月的銷售過渡期,以利于市場穩定。

          所以,從國家的公告可以看出,已經充分考慮了車企的訴求,針對部分實際行駛污染物排放試驗(即RDE試驗)報告結果為“僅監測”等輕型汽車國六b車型,給予半年銷售過渡期,允許銷售至2023年12月31日。此舉有利于維持終端價格穩定,從而降低消費者的觀望情緒,避免資源浪費。

          與此同時,豐田、本田、大眾、奇瑞、歐尚等多個汽車品牌的經銷商近期都發布了關于非國六b車型“清庫存甩賣”的信息。當然,也不排除部分車型是借著國六b的熱度進行常規降價(與往年的降價幅度相同)而不是“清庫”,因為每年的5-8月一般是銷售淡季。畢竟,全國非國六b車型的庫存在可控的范圍內。而且,除了部分城市的限行與二手車保值率等不確定因素,現在買國六a車型對消費者以后的使用沒有任何影響。甚至在大部分情況下,同一款車型為了執行更嚴格的排放標準,在動力和油耗上面會有所犧牲。

          綜上所述,國六b的實施對汽車行業和整車廠來說實質性影響有限,但是對于整車的成本來說,略有上漲。目前,主流整車廠為了應對國六b的排放標準,會在汽車尾氣排放端增加一個顆粒物捕集器(見下圖),它的主目的是捕捉發動機燃燒過程中未完全燃燒的顆粒物排放。

          通常安裝在發動機和排氣尾管之間,工作原理是使尾氣通過一個蜂窩狀多孔陶瓷濾芯,使顆粒物在其中被捕捉,經過一段時間后通過高溫燃燒掉捕捉的顆粒物,從而實現重復使用,該裝置會增加一些配套的管路和壓力傳感器,整個系統成本在1000元左右。

        “國六b”倒計時,汽車廠家怎么走?  但是這部分成本并不會轉嫁到消費端,一是因為整體增加的成本可控,二是絕大部分車企已經提前布局完成了到國六b的轉換,排放標準不再是影響價格的決定因素。

          隨著排放標準的不斷升級,它對主機廠的技術要求會越來越嚴苛,付出的成本也會越來越高。肉眼可見的是,落后的燃油車產能,將被加速淘汰。與此同時,新能源汽車對燃油車的替代,也是無法逆轉的大趨勢。

          網上一直有聲音說,車企將會抓住全面切換到國六b前的窗口期“甩賣”非國六b庫存車。要知道,目前車企生產的絕大部分車型已經完成了國六b的切換,那些可以“撿漏”的非國六b車型里,不一定有你中意的。相反,雖然新規7月1日正式開始實施,其實很多消費者已經開上了國六b新車。

        (編輯:馬麗麗)
         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        推薦圖文
        推薦汽車
        點擊排行
         
        91中文字幕视频,欧美日韩国产综合一,亚洲.国产.欧美一区二区三区,亚洲中文字幕一二区精品自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