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p id="pdall"><strong id="pdall"><div id="pdall"></div></strong></p>
<acronym id="pdall"><label id="pdall"></label></acronym>

<td id="pdall"></td>
  • <track id="pdall"></track>

      <td id="pdall"></td>

      <table id="pdall"><strike id="pdall"></strike></table>

      <table id="pdall"></table>
      <track id="pdall"></track>

        <object id="pdall"><strong id="pdall"><address id="pdall"></address></strong></object>
      1. 熱搜詞:榮威  上汽  比亞迪  寶駿  Smart  傳祺  寶馬  上汽大通  新科  旅行 

        當前位置: 首頁 » 汽車 » 法規服務 » 正文

        從“現代速度”到“六連降” 北京現代轉型前路漫漫

        發布日期:2023-02-24  來源:中國經濟網  瀏覽次數:6110
         門口擺著2022年“一路逆勢而上”的業績牌,店內掛著“2023再出發,免稅賀歲”紅色橫幅;與之形成對比的是,店內冷冷清清,半個小時僅有一批消費者到店看車……這是中國經濟網記者近日走訪某北京現代4S店時看到的場景。工作人員表示,現在還處于過節期間,客流相對來說比較少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從“現代速度”到“六連降” 北京現代轉型前路漫漫

         

        盡管存在節假日的因素,但北京現代競爭力下降,在中國市場逐漸力不從心,已經成為不爭的事實。數據顯示,2022年,北京現代累計銷售約28.4萬輛,同比降幅超過20%。相比之下,中國乘用車市場同期銷量增幅卻是達到9.5%。

        對此,北京大學經濟學院副教授薛旭表示,自主品牌近年來在燃油車市場快速趕超,在電動化領域處于領先地位,市場份額不斷提升,從而壓縮了合資品牌的生存空間。相比德系和日系,北京現代在產品和品牌力方面均處于劣勢地位,因此在這輪沖擊中首當其沖。

        從“現代速度”到“六連降”

        從“當年簽約、當年建廠、當年投產”,到2013-2016年連續四年銷量超百萬,北京現代曾創下令業內驚嘆的“現代速度”。在2016年全年銷售114萬輛迎來高光時刻之際,北京現代更是立下“2017年銷售125萬輛”的目標。作為對比,在日系“四小花旦”中,也僅有廣汽豐田在2022年勉強邁入“百萬輛俱樂部”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從“現代速度”到“六連降” 北京現代轉型前路漫漫

         

        在薛旭看來,北京現代進入中國市場比較晚,因此采用了“雙優勢戰略”,即品牌和性價比優勢:一方面,現代汽車當時在全球市場相對強勢;另一方面,進入中國市場以后,通過低價策略吸引消費者。

        以名圖為例,車主李先生告訴中國經濟網記者,當時購車時也曾和軒逸、朗逸做過對比。“三者價格相差不大,但名圖定位‘A+’級轎車,在車內空間和舒適性方面都占據優勢,性價比還是很高的。”李先生說。

        然而,進入2017年以來,北京現代的上升勢頭戛然而止,全年僅銷售82萬輛,同比下降27.95%;在隨后的幾年,北京現代難以遏制下滑趨勢,2018年到2022年銷量分別為79萬輛、71.6萬輛、50.2萬輛、38.5萬輛和28.4萬輛,遭遇“六連降”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從“現代速度”到“六連降” 北京現代轉型前路漫漫

         

        在業界看來,北京現代采用的低價策略是把雙刃劍,早期在建立銷量優勢的同時,也被貼上了“低端”的標簽。隨著自主品牌崛起和消費升級趨勢愈加明顯,北京現代難以改變消費者心中的固有形象,再加上在電動化方面投入并不積極,銷量持續下滑也在意料之中。

        此外,北京現代管理層頻繁變動,也不利于自身的發展,曾擔任總經理一職的張元新、譚道宏和尹夢鉉均在任僅一年左右。這意味著北京現代在戰略執行中往往難以延續,以往的決策還沒有被驗證是否具有可行性就被迫停止,進而形成惡性循環。

        隨著銷量不斷下降,北京現代正遭遇嚴峻產能過剩危機。據統計,北京現代原產能規劃達到165萬輛,是其2022年銷量的5倍之多。繼北京一工廠被理想汽車接手之后,有媒體去年曾爆料稱北京現代重慶工廠已處于停產狀態。

        轉型失意前路漫漫

        面對不利局面,北京現代也曾積極組織自救。“我們內部做出結構性調整,基本停產了十萬元以下的小車。”北京現代副總經理戚曉暉曾表示,這些小車此前用于低價沖量,我們發現不能再用這種模式經營企業的時候,就取消了相關車型。

        此外,北京現代煥新途勝L,并推出庫斯途等中高端車型,希望以此提升品牌形象,但效果似乎并不理想。“以途勝L為例,目前優惠2.5萬元,還有一定的置換補貼。”上述4S店工作人員表示,“降價幅度是比以前少了,這是基于定價比之前低,其實落地價相差不大。”

         

        從“現代速度”到“六連降” 北京現代轉型前路漫漫

         

        不止如此,作為北京現代旗艦轎車的索納塔,基本失去了存在感。工作人員無奈說道,“店里會優先擺放走量車型,但索納塔一個月還賣不出去3-5輛,我們現在只有一輛庫存車,擺出來意義不大。”數據顯示,索納塔月銷僅三位數,在B級車市場毫無競爭力可言。

        在電動化方面,北京現代曾推出昂希諾純電和菲斯塔純電,但銷量慘淡導致其草草收場,目前官網僅有名圖純電在售。此外,現代電動汽車專屬品牌旗下首款車型IONIQ 5,2021年開啟預熱,但目前仍未在國內上市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從“現代速度”到“六連降” 北京現代轉型前路漫漫

         

        名圖純電 來源:官網截圖

        相比之下,自主品牌近年來在新能源領域涌現出比亞迪、廣汽埃安,以及蔚來等強勢企業;而領跑合資的大眾汽車,自2021年以來也是大力投放純電動車型,先后推出了ID.4、ID.6,以及ID.3等車型。截至2022年,ID.系列在華累計銷售突破20萬輛。

        “任何一個實踐沒有達到理想的結果,都是指導實踐的思想落后于消費者需求,或者落后于競爭對手。”薛旭表示,相比自主品牌的進步,北京現代的價值感提升太慢,并且在知識創新和資源整合方面存在不足。

        值得關注的是,2022年北京現代中韓股東雙方共同投資約60億元,并發布“2025向新計劃”,希望通過產品轉型、品牌向新、服務創新,在2025年達成年銷50萬輛以上的目標。另有媒體近日報道稱,現代汽車今年在中國市場制定了30.6萬輛的銷量目標,年增幅達20%以上。

        薛旭認為,北京現代的當務之急是拿出有影響力的產品,如果沒有技術轉型做支撐,那么只能在資源上做文章,無非就是在價值結構上進行調整。

        (編輯:馬麗麗)
         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        推薦圖文
        推薦汽車
        點擊排行
         
        91中文字幕视频,欧美日韩国产综合一,亚洲.国产.欧美一区二区三区,亚洲中文字幕一二区精品自拍